• 石家庄维维会所

    电话:13333333333网站出租

    Q Q: 130370网站出租

实名举报安徽庆阳县政府违法乱作为输了官司还

原标题:实名举报安徽庆阳县政府违法乱作为输了官司还耍赖不兑现
实 名 控 告 爆 料安徽省青阳县政府违法乱作为 !
  安徽省青阳县政府违法乱作为,赢了官司也无法兑现,害我四处躲债逃亡,已无路可走! ——向秋云(13586858899)

  主要事件概述:我叫向秋云,湖南省衡东县人,因受安徽省青阳县政府相关部门与一个本就没钱的台商赖玉敏互相勾结“唱双簧”诱骗,害得我借款数百万元投资到青阳县开发区管委会进行厂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事情真相暴露后,我两次起诉到法院均胜诉,因赖玉敏的公司是为圈钱与青阳县政府一起导演的皮包公司,青阳县政府等相关部门又将赖玉敏送出大陆,害得我既找不到人,又找不到公司,青阳县政府则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我两次起诉胜诉申请执行的时候,青阳县又违法乱作为,不承认将薇晶公司所属的被青阳国土局拍卖的100亩土地(青国土告字[2018]9号公告中的“2018-53号”地块,即当时青阳县拍卖给薇晶公司300亩地中、批准动工兴建时编号为“青国用(2014)第895号”的土地)是薇晶公司所有,无理拒绝将拍卖所得783万元作为薇晶公司执行财产,法院无法执行,致使我实际现金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400多万元打水漂,青阳县政府等部门却推卸责任,民工与债权人从2014年开始找我逼债,我举家四处流浪,已连续四五年不能回家过年,为此,我特实名制向国家有关部门控告爆料!
  
  
  


  信赖政府被骗带资搞建设亏损数百万遭追赶逼债无家可归

  2010年,安徽省青阳县政府招商引进本无任何公司的所谓台商赖玉敏个人签订《投资协议书》,约定项目“选址青阳经济开发区东河工业园,面积为300亩”“自甲方(安徽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三通一平’土地交付之日起开工建设,由乙方(赖玉敏)一次性规划,分三期建设”。2013年12月9日,安徽省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作为甲方再次与赖玉敏(乙方)签订《投资协议书》,约定政府规划用地300亩(即2010年《投资协议书》约定的300亩地),赖玉敏投资3千万美元生产薇晶木,协议签订后,台商赖玉敏就注册了安徽薇晶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薇晶公司)。
  2013年,青阳县有人找我去承包该项目基础设施建设,青阳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黄卫标等,他们均告诉我,赖实力雄厚,薇晶木开发前景广阔等等,诱使我与赖签订承包合同。
  在青阳县经济开安区管委会原负责人黄卫标等人的撮合下,赖玉敏明知我没有建筑相关资质,承诺只要我能垫资建设就把厂房等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发包给我,并让我挂靠池州市通华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薇晶公司把工程承包给池州市通华工程有限公司,然后,在2013年8月26日池州市通华工程有限公司与我签订《池州市通华工程有限公司内部承包合同》,池州市通华工程有限公司作为甲方,把安徽薇晶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建设项目采取包工包料形式,承包给作为乙方的我。
  赖玉敏本来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为继续吹嘘赖玉敏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台商,把新版皇帝的新装导演得更逼真,2013年11月,青阳县时任县长纪良才(现任青阳县委书记)带队去台湾实地考察,他回来后认为赖玉敏实力雄厚,薇晶木项目完全可靠,随即召开专题会议,把该项目列为全县重点项目之一,并在大小会议强调,在中国台湾网、皖台在线、青阳资讯等媒体上广为宣传。

  
  
  
  

  我被青阳县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双簧戏”所迷惑,于是,我多次向亲戚朋友借款数百万元进行厂房等基础设施建设,2014年1月14日,赖玉敏直接与我签订协议,将厂房、办公楼、宿舍承包给我,约定2014年3月8日开工;3月20日,中国台湾网以题为《安徽池州台企薇晶木项目破土动工》进行报道;青阳资讯以《青阳县举行重大招商项目集中开工活动》,组织观摩了薇晶高新复合材料项目的开工现场。同年6月14日,薇晶公司再次直接与我签订《施工补充协议》,吹嘘将薇晶木项目(100亩)办公楼、公租房各1栋,钢骨厂房2栋,标准厂房,4栋等工程总承包额为6280万元的工程承包给我建设,资金来源全部由我自筹。
  为确保赖玉敏能顺利拿地,青阳县政府、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青阳县国土局、青阳县规划局等部门的操作与量身定做,2010年10月30日,该县与赖玉敏签订《投资协议》,为赖玉敏个人(薇晶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9日,法人代表系赖玉敏妻子黄园芳)拿地300亩,协议规定:“选址青阳县经济开发区河东工业园,面积300亩,由乙方(台商赖玉敏)一次性规划,分三期建设,每期100亩”“土地出让价格为每亩人民币6.4万元”,协议规定土地交付期限为该协议签约之日起十日内,乙方仅交甲方出让金10万元,余款于甲方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时全部付清。根据协议,赖玉敏如愿得到了300亩地,但赖玉敏无法支付土地出让金,此时,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又以安徽微晶高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是搞标准化厂房项目,极力吹嘘宣称该公司投资的生产项目微晶木市场潜力巨大,青阳县经济开发区指使其下属的金融公司——青阳县金诺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借给赖玉敏840万元,2014年3月,在青阳县政府等及其相关部门的操纵下,赖玉敏轻而易举地就拿到300亩土地。
  我签约动工建设后,赖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2014年,5月2日,青阳县国土局口头下达停工通知。我找青阳开发区问停工的原因,开发区负责人黄卫标等还信誓旦旦说,赖资金没有问题,只是国土证尚未办下来,才导致赖先生在台湾的资金无法汇入大陆,让我继续建设。2014年5月3日,薇晶公司(由我作为该公司代表)与青阳诚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签订《桩基施工合同》,约定继续在青阳开发区指定的地块打桩施工。5月21日赖玉敏以早办证早复工等理由找我借了30万元办理国土证,6月9日,薇晶公司向青阳县开发区递交了《开工申请》。2014年9月1日,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通知书》通知安徽薇晶高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办好相关手续,在位于原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南侧土地上动工。
  我带着资金,组织民工昼夜加班,在青阳县经济开发区进行厂房打桩等基础设施建设,耗资400多万元,找薇晶公司结账时,一直说没钱,我们只好停工,并向青阳县县委县政府、经开区管委会等部门反映投诉,不但没有得到应有解决,在当我找赖玉敏讨要民工工资等费用时,青阳县反而为帮助赖玉敏躲债,想方设法让赖玉敏逃离大陆销声匿迹。我背负数百万债务,遭债权人与民工追赶逼债,家里几次遭到讨要债务的打砸,我本人及妻子儿女人身受到威胁,只好离开衡东老家,四处漂泊,过着到处逃亡的生活……
  
  
  
  
  
  
  
  
  
  
  


  漫漫艰辛维权自救路,只想要回自己的血汗钱

  赖玉敏被青阳县送走后,我多次去青阳县找该县县委县政府及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都一些忽悠与搪塞,没有任何结果。
  因自己没读什么书,不懂法律,无奈中,走上了上访之路。我又先后几十次花费数万元差旅费,专程到千里之外向安徽省政府、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池州市政府、安徽青阳县政府、安徽青阳县人民法院等单位反映,要求当地政府尽快处理,每次都得不到处理。
  我不得不先后5次到北京,向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反映控告,其中,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我在北京上访反映时,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被衡东县劝返。衡东县在了解案情后,派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上峰带领衡东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陈红彤、衡东县洣水镇镇长邓小杨、衡东县洣水镇彩霞村支书李桂秋等,与我一起赶到安徽青阳县,与青阳县县人大常委会、县政府、法院、国土局、经开区等单位领导一起当面协商,该县分管信访副县长答复尽快在半年内予以解决兑现,形成会议纪要,并同意将会议纪要给我一份。3月底,我没有收到会议纪要,与杨亚波(受害者之一)一起去青阳县找他们要会议纪要,没想到的是,安徽青阳县委书记纪良才要当地派出所无故将我们关押8个小时之久。安徽省青阳县作为一级政府,纪良才作为引进薇晶项目的时任县长,现在又是青阳县县委书记,这样对待我们,不但是忽悠了我们受害者,更是忽悠了衡东县委县政府!
  2015年,我就赖玉敏、薇晶公司欠我工程款起诉到安徽青阳人民法院,该院判决安徽薇晶公司向我支付工程款1658248元(见附件1:(2015)青民一初字第00286号判决书);
  2016年我就赖玉敏、薇晶公司等借我240万元现金不还起诉到湖南衡东县人民法院,衡东县人民法院判决安徽薇晶公司归还我240万元及利息(见附件2:(2016)湘0424民初1568号)。
  经法院判决认定,赖玉敏欠我工程款等款项共计400多万元(不计息)。
  在上述两个判决生效后,我均按照法律规定分别申请了执行,法院对安徽薇晶公司相关地块、财产进行了查封,青阳县法院去查封土地时,该县提出我在青阳经开区建设了将近一年的100亩土地不是薇晶公司的,不允许查封,而是提供了薇晶公司的另一块100亩土地(该土地也是青阳县与赖玉敏限定协议取得的土地,青阳县提供的批准文号同样是“青国用(2014)第895号”),该土地在薇晶公司进入之前属于青阳县三方机械有限公司,青阳县政府在还没有与青阳县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就土地归属问题扯清楚之前,随后与赖玉敏签协议给了赖玉敏,在赖玉敏取得该地块所有权后,青阳县又将此100亩土地第三次出让给一物流公司,该物流公司已经在该地块投资800余万元进行了相关建设,致使该地块“一地三主”,青阳县法院按照青阳县政府授意查封了这块有争议而无法拍卖变现的地块,致使我的债权无法执行到位。至2018年7月,我再次申请续封,(见附件3:(2016)皖1723执182号、附件4:(2017)湘0424执206-1号、附件5:(2017)湘0424执206号之二)。
  经查,2018年12月13日,安徽省青阳县将我在薇晶公司进行建设的地块进行了拍卖,以783万元成交。我找青阳县法院要求执行,再次以同样理由被拒绝。
  而实际是,我去做薇晶木项目基础设施建设的是乙地块,动工时开发区给我出示的土地使用证和附图是乙地块,在施工将近一年的过程中,青阳县国土、建设等监管部门也是在我施工所在地乙地现场检查监管,在那么长的一段建设时间里,没有任何职能部门任何工作人员就地块异议向薇晶公司及我提出过,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薇晶公司取得的土地是乙地块而不是甲地块,青阳县法院仅拟把甲地块拍卖,而不把乙地块拍卖,以支付薇晶公司在外的债务,显然不当。而且民法通则106条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诉讼法第6条,国家赔偿法第四条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给公民法人造成损失的,依法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是可忍,孰不可忍,勿谓言之不预也!

  鉴于安徽青阳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上述违法渎职乱作为与不作为,无视法律,无视老百姓疾苦与合理合法诉求的行为,我不得不再次向上级及所有新闻媒体实名反映控告,向社会公开青阳县违法渎职行为,恳望重视处理为感!
  我认为青阳县对我的损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依法应予赔偿,理由是:
  青阳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失职渎职。一是在引进该项目时,没有依法履行考察职责,或者说青阳县政府为了提升政绩,不择手段,引进一个虚假台商,政府工作人员,不负责任、信口雌黄地把完全不靠谱的项目和毫无实力的台商,说成是一个颇有实力可靠的项目商人,诱导我去进行项目基础设施建设。二是无理拒绝查封执行。我在薇晶木项目基础设施建设的地块即青阳县拍卖成交的地块,也就是位于原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南侧——青国土告字[2018]9号公告中的“2018-53号”、“青国用(2014)第895号”地块,该地块所拍卖的783万元应属于薇晶公司土地拍卖所得的执行标的,理由除了上述一系列协议予以证明了外,还有在我动工建设的期间,青阳县开发区等部门给我出示的土地使用证和附图是我实际施工的地块,2013年12月,安徽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出具《证明》,证明安徽微(薇)晶高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落户于青阳经济开发区东河园区103省道南侧, 指定我在原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南侧土地上动工,即我实际施工地点动工建设。
  2014年9月1日,青阳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通知书》,通知薇晶公司办好相关手续,在位于原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南侧土地上动工的地块依然是我实际动工的地块,以及青阳县经开区领导、青阳县国土局、规划局、建设局等职能部门指定我实际施工的地块还是位于原三方机械有限公司南侧地块,并非青阳县所提供的与三方机械、物流公司有争议的那100亩地块!在施工将近一年的过程中,青阳县国土、建设等监管部门也是青国土告字[2018]9号公告中的“2018-53号”、“青国用(2014)第895号”地块,这些职能部门对我施工现场检查监管都是在我搞建设的地块,在那么长的一段建设时间里,没有任何职能部门任何工作人员就地块异议向薇晶公司及我提出过。青阳县《开发区2014年1—11月招商引资项目调度情况表》中“序号3”明确记载:“安徽薇晶高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的年产12000吨薇晶木及衍生产品”系该县“在建项目,且完成13600平方米厂房基础”,责任人是青阳县国家工作人员徐异新。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薇晶公司取得的土地是我实际建设了将近一年所在的地块。青阳县不承认我实际建设地块拍卖所得资金可作为债权偿还资金是错误的,也是违法的。民法通则106条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诉讼法第6条,国家赔偿法第四条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给公民法人造成损失的,依法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三是青阳县委书记纪良才作为时任的县长,并亲自带队到台湾考察,回来后又列为重点项目推进,现在作为主政一方的县委书记,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应有责任有义务处理好这起因政府行为产生的官司,而且是责无旁贷,不容推辞。
  宪法规定,政府工作的基本原则是对人民负责,青阳县政府对此项目和台商赖玉敏未作任何市场调研和财务风险评估,是严重玩忽职守,是对人民高度不负责。青阳县政府工作人员和新闻单位对该项目大加褒奖,大张旗鼓地邀请省市领导进行项目奠基,并在当地一些媒体进行广为宣传,我是秉着对青阳县政府以及工作人员的信任积极参与到该项目中,显然青阳县政府及工作人员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依照国家赔偿法第四条,《民法通则》106条、121条、134条,应承担民事责任,赔偿我的损失。
  综上所述,青阳县政府故意告知我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导我参与薇晶公司的项目中,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作为公民,我出于对青阳县政府及部门的信赖,在其指定地块施工,当我胜诉后,青阳县又故意拿出“一地三主”的地块作为查封对象,违法阻止法院查封我实际施工建设地块而拒绝偿还债务,对我造成了巨大损失,青阳县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
  
  
  
  
  

  期盼上级领导重视、查处安徽青阳县失职渎职行为,并督促尽快清偿我的血汗钱!
  各位领导,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秉着对政府的信赖,抱着赚更多钱的梦想,多方筹资远赴千里之外的安徽搞建设,没想到是青阳县政府一个有预谋的陷阱,如今害得我全家有家不能归,居无定所,四处流浪逃生,或许你们只相信“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但你们应该也不会忘记“孟姜女哭长城”“窦娥冤”的故事吧。
  希望青阳县政府真正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真正关心重视民生民意,主动积极以实际行动尽快解决问题,回应受害者心声,而不要在受害人的多次维权上访和呐喊声中无动于衷,不要置受害人生存现状于不顾,不要视国法于儿戏,再做有损党的声誉、政府的公信力的事,迅速承担清偿我的损失700万元(含利息)。

  向 秋 云
  2018年12月29日


<

13333333333网站出租

电话

在线QQ130370网站出租

在线Q Q